新闻中心

北京按摩:休闲温泉会所找了异性男按摩师

2016/12/9 12:05:38 浏览:

  近我觉得好累,便在丈夫旗下的一处在休闲山庄洗温泉,因为我听丈夫说

  这里的按摩不错,所以也想试试到底怎么样。洗了半小时后,我从温泉里爬上岸

  裹起浴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我回到房间里时,已经有一个服务员在房内等我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来

  过这个老公旗下的产业,也没有和他说起要来,所以这里的人都不认识我,只知

  道我是个很美丽、高贵的少妇。

  「客人,请您先喝杯饮料。」见我进来,那服务员递过一杯红色的饮料,而后

  将房间的后门关上,再拉好窗帘,「请您稍候,按摩师马上就来。」

  「原来她不是按摩师!」我有点紧张,一边喝下饮料一边想。

  「请您先躺到床上来好吗?」那服务员上前来扶住我。

  「哦!」我只得来到床边,动作生硬地趟了上去。

  「您第一次按摩吗?」服务员出我的紧张,菀尔道:「请别紧张,客人。」

  「好的。」我脸一红。

  「请您换掉浴巾,然后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好吗?」服务员的话语很轻柔,但

  句句都让我心跳不已。

  而后只穿着高贵的白色蕾丝内裤,趴在了床上,心

  里暗暗责备起自己来,做什么不好,竟找了这么件令人尴尬的事。

  服务员偷偷一笑,为我的下身盖上一条方形的白毛巾。

  「请客人您稍微等一下,男按摩师马上就来。」说完,她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我一人,裸露着后背,静静地躺在床上。

  此刻的我真有说不出的后悔,再次埋怨起自己来。就在我的内心打起退堂鼓

  时,房门被人推开。随着喀嚓一声房门的关上,一个人走了进来。

  一直趴在床上的我扭头一看,按摩师—一位二十多岁的服务生进来了,穿着

  一套白色的制服,有点像医生服装。

  「按摩师是个男人?」我心头一惊,脸色骤红,难道要我赤身露体地接受一

  个男人的按摩吗?

  此时的我简直爬起来不是,躺着也不是,别提有多尴尬和羞愧了。我想告诉

  按摩师我就是他们董事长的夫人,但是我觉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看着按摩师走

  到床边,我只能羞愧地将头埋入特制的透气枕,像个待宰羔羊似的静静地趴在床

  上。

  「尊敬的客人,现在按摩师开始为您按摩。」听着这个按摩师温和的声音,

  我只觉得裸露的脊梁一阵凉意。

  男性按摩师好象没有发觉我的羞愧,当然他不会想到我就是他们董事长的夫人,

  恭敬地站在床边,双手轻轻地执住我的左臂,十指温柔地揉捏着我手臂上的肉。

  而此时的我心跳不断加快,内心更加惶恐起来。

  按摩师手指从我的左臂的肩头处开始按摩,而后缓慢地向下移动,手肘、下

  臂、手腕、手掌,最后再到我的手指。然后的手指再按刚才的相反方向又按摩了

  一遍,一直回到我的左肩头。

  「客人,请您放松一点好吗?」察觉到我的身体有些僵硬,这位有经验的按

  摩按摩师轻声对我说道,同时,将双掌合在一起,轻轻地敲击着我的左臂,沿着

  我的手,上下来回地敲了几次,并且力量逐渐加大。

  听到按摩师的话,我的脸愈加发烫,心里羞愧异常。可是无奈按摩师这么要

  求了,我只得尽量克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我将头紧紧地埋在透气枕里,闭上眼

  不断尝试着深呼吸,以减轻自己的紧张。

  也许按摩师真的是技术高明的按摩师吧,在对左臂短暂的按摩过程中,通过

  我身体的反应,按摩师很快就找准了适合我的力度。开始逐渐加力,并且注意轻

  重结合,而且穴位拿捏得很准。不一会,我的手臂就在轻微的疼痛中体会到了舒

  坦和畅快的感觉。

  对我左手的五个手指进行了拉甩后,按摩师又执起我的整条左臂,以肩关节

  为中心,以手肘为弯曲点,轻轻地屈推、拉伸着我的左臂。

  在间或的轻微的咔哒声中,我只觉得左臂上所有的关节都在舒展,在活动,

  一种不可言状的舒爽感觉从我的左臂一直传到大脑,并扩散到全身去。仅仅几分

  钟,我就体会到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舒坦。随着我的身体不但放松,肌肉和关节

  进入了柔和而松弛的状态,我的心也渐渐恢复了平静。也许根本就没有必要紧张

  吧!我在心里默默地想,也像是在嘲笑自己刚才的尴尬和紧张根本就是不必要。

  这时按摩师放下了我的左臂,绕过床头来到床的另一边,轻轻地坐在床边,

  而后伸手执住了我的右臂,开始对我右手进行按摩。同样,我的右臂也体会到了

  与左边完全一样的感觉。

  按摩完手臂后,按摩师的双手按住我的肩头,略带着力道,缓慢地捏着。而

  后,在我一声声舒畅的闷哼中,的双手在我的背上卖力地揉捏起来,时而揉捏脖

  后颈椎,时而按推肩颊骨,时而捏拿脊椎,时而推抚腰肢。偶尔,在接触到敏感

  部位时,比如腋下或腰部,我的内心会泛起一丝担忧和羞愧,但是我努力克制住

  自己的情绪。

  有时我心里在想,按摩师一定为不少人按摩过,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会显得

  小气,也许会被嘲笑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自己为何会

  变得这样爱面子。作为人妻,与陌生的男人产生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自己居然

  会有这样任性的想法,这在日常的我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此刻我的大脑已经慢慢变得膨胀、发热,脑皮层深处似乎有一团火焰

  开始在燃烧,身体也好象不再抵触这种陌生而亲密的接触,难道?我隐隐觉得刚

  才的那杯饮料可能有催情的作用,然而我的大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了。敲打

  在这松弛舒畅的感觉中,我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呼吸也变得轻匀,思绪开始迷

  离。

  直到背部的一个穴位突然传来轻微的疼痛,我才稍微清醒了一点。此时我睁

  开眼才发觉,按摩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床,正跪坐在我的身边为我按摩着

  后背。沉浸在美感中的我好象也无暇去介意这些,我轻轻吐口气,再次闭上眼,

  幽幽地享受着按摩师的按摩。

  「客人,请您躺好了,下面是第二节。」按摩师的声音好象从遥远的地方飘

  入我的耳朵一般,我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就在我有些飘飘然之际,我忽然感

  觉下身一凉—原来按摩师掀开了盖在我下身的浴巾。

  这时头脑发热得有些迷茫的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如今只穿着一条白色的

  蕾丝内裤,而且这内裤是半透明的,又紧又薄,按摩师将我的浴巾掀起,岂不是

  可以将我下体的神秘和曲线看个痛快?

  「等等。」我艰难地挣脱开大脑内舒美的感觉,用尽力气刚喊出两个字,可

  是按摩师居然已经跨坐在了我的双腿上,并且用双手按住了我那两瓣丰圆润实的

  臀肉。

  「客人,请不要动好吗?」按摩师见我想起身,于是,用微带责备的语气说

  道,同时双手制止了我的扭动。

  「你怎么?」我还想说什么,可按摩师的双手已经开始在我的臀部和腰肢间

  带力地揉搓起来。

  我的脑子一时混乱起来,不知该如何应对。就在这时,我的大腿根忽然传来

  一阵渗入筋骨般的压痛感,我顿时失声叫了出来。

  原来是按摩师在抓捏我大腿根部的主筋,也许是用力过大,也可能是我平常

  大腿锻炼不够,被这么一捏,竟变得疼痛起来。

  「很疼吗?对不起!按摩师轻一点,这样,你看?」按摩师见状,赶忙赔不

  是道,同时手指轻轻揉搓着我。这次的力度较轻,我感觉不像刚才那样的疼,可是刚才那一下还令我心有余悸。

  此时的我哪敢再开口,只得老实地伏在床上,任由按摩师在我腿上按摩。

  按摩师张开双掌,环兜住我的左大腿,一边揉搓着我细腻肌肤下那柔顺的肌

  肉,一边挤压着我腿上的穴位和神经,从大腿,过膝盖,一直到小腿,然后轻举

  起我的脚踝,温柔地转动我的脚,而后用指甲轻抠我的脚掌。就在我心里逐渐升

  腾起一股舒畅感时,的双手又放开我的脚,沿原来的路线往回按摩,一直到我的

  大腿。

  如果说前面的动作还像是在按摩的话,那么现在按摩师的动作更像是爱抚。

  这难道就是按摩吗?原来异性按摩的感觉是这么美妙!这样的感觉是如此奇异,

  我一时简直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形容和赞美,而就在这时,按摩师开始对我的右腿

  进行按摩。

  刚才,在我陶醉于快乐的感觉中时,而接下来按摩师好象有意放慢了按摩速度似的,慢条斯理地摆弄起我的右腿。我的意识完全集中在了按摩师的手上,随着按摩师的手上下移动,我的情绪也

  起伏跌宕起来。

  「请您背对着按摩师坐起来好吗?尊敬的客人。」就在我完全不能自已时,

  按摩师从我身后站了起来,而后屈起一条腿,轻轻地半跪在我的身后。

  「哦!」我简直忘记了我的处境和立场,没有对按摩师的要求作出任何反对

  。仿佛追求刚才的美感一般,我直起身体,麻木地在床上跪坐了起来。按摩师的

  手从后面伸出扶住了我的腰。

  「现在开始第三节,立体按摩。」说着,按摩师的手已来到我的背上,从脖

  颈到腰肢来回地按摩起来,并时而间隔着啪啪的拍打声。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

  声呻吟,身体随着按摩师的动作摇晃。

  按摩师不愧是技术高超的按摩大师,几乎每个穴位都捏拿得极准,而且力道

  适中。我垂着双手,挺胸收腹地跪坐在床上,如梦如幻般地享受着按摩师高水准

  的推拿,已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最让我消受的是,按摩师要求我高举双手抱在头顶,而则坐在我身后展开双

  手上下推揉起我身体的两侧,在我的肋骨和腋下间来回移动,剧烈的活动间,的

  手指有时会伸得很靠前,偶尔触碰到我的外沿,那陌生的闪电般的触击使得

  我心猿意马,浑身的神经好象都竖立起来一样,身体冲动得颤抖个不停。

  我闭上眼睛,根本没有勇气低头看。

  可是对于这样的挑衅,现在我的大脑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感。我的脑袋里已

  经被熊熊的火焰占据着,相反地,我甚至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这样的挑衅一次次地

  到来。

  按摩师只是一个在酒店里从事按摩的服务生而已,自己为什么会乖乖地坐在

  这里任由摆布?

  这只是放松性的按摩和调剂,能使人舒展全声的集体、释放压抑的能量,这

  对人体是有益无害的。按摩师在按摩前曾经这样郑重地向我声明过。

  「啊!」我浑身微抖。

  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按摩来,这种方式所引起的快感是隐性的,从某种程度上

  说,这种潜伏在身体内部,再由心灵所萌发的愉悦,要比直接出没更能造成强烈

  的冲击。

  「请您向后仰好吗?」按摩师说着,将脸再次探至我的胸前,就在我紧护着

  的双手面前吐气般地说话。

  「哦!」感觉到按摩师的手再次扶住我的腰,我毫无思考地顺着按摩师的动

  作将上身后仰。

  「放松点,客人您的姿势还可以更优美的。」

上一篇: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出处和解释

下一篇:北京异性按摩口述: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